top of page

纽约心理咨询师-艾迪的故事 #StoriesOfAlly

已更新:5月16日

我是艾迪,本科学习人文社会科学,研究所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工作学院,毕业后在布鲁克林做儿童保护、创伤相关的工作,目前在社区医疗中心帮助亚裔移民妈妈们认识自己的情绪、应对生活中的压力。我来自四川成都,平常喜欢织东西,特别喜欢做东西给身边的小孩,也挺喜欢音乐的,平常会弹吉他,大学时学过手风琴。我有一只长毛白色的猫咪。


我觉得自己从小就乐于助人,对世界看法比较理想化,总相信好人有好报,而世界也对我温柔,从小到大受到许多人的帮助。看到身边的人与精神问题做斗争,或看到媒体上相关的故事,总感到很心酸,于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位心理咨询师,协助这些正在挣扎的人,种下正向的种子。


一个人的生命很短很单薄,但每个人的心灵活动可能很波澜壮阔。每个人的内在都有很丰富的经历以及对世界的看法,因为互为陌生人,哪怕只是隔着薄薄的皮肤我们也很难有机会理解彼此的内在世界。不过作为咨询师,能因此有机会与来访进行深度的对话与连结,尝试理解一个个体的大大小小经历、情感、思绪,我的生命体验可以得到无数倍的延展


在心理治疗的众多议题中,我对于成年初显期 (emerging adulthood)* 这一个阶段的议题最感兴趣。因为觉得自己也正在这个阶段,思考着自己是什么样的人、要过什么样的生活。在这过程中有一些心得与进步,同时也感受到这个阶段的辛苦,所以会想跟这些二十多岁的人们一起工作,协助他们认识自己、更好的成长。除此之外,家庭与亲密关系以及创伤也是我感兴趣的议题,因为过去与被虐待的孩子和他的家人一起工作,发现很多人际关系都与童年的依恋或创伤有关,所以希望能陪伴有这样需要的人群。




对于与来访的关系,我比较想把自己放在与来访平等的位置上,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与来访一起探索生活与过去事件的角色,也是在这趟自我了解、自我接受旅程上的伙伴。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有很多力量的,咨询师的角色是让来访者发现自己的力量,然后去做出改变。


当初是因为想要给来访者做转接服务而发现了 Ally,认识彗临之后,发现她是一个很好的咨询师,也是一位很照顾团队中咨询师的创始人,那时候就对 Ally 有很好的印象。我觉得 Ally 很自由、尊重每一位咨询师的节奏与特长,并且很相信我们与来访是一个相互选择的关系。


在自我照顾方面,我觉得自己比较能把工作与生活分开,下班后做自己喜欢的事,例如织毛衣就很疗愈。除此之外,我觉得运动、swing dance 也很有帮助。在疫情的时候有做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咨询,那时候刚分手,觉得咨询师是很好的说话对象,让我感受到被耐心的聆听,或是让我有机会把没有说出口的话说出来,能指出我没注意到的自己下意识的行为,也帮助我更加了解自己。


我觉得在中国,心理健康这个议题比较不被重视,加上东亚文化让亲子沟通并不平等,学校的应试教育让学生压力很大,忽略精神健康的发展。未来,我希望心理健康的议题可以更被重视,并建构更健全的系统与政策,让普通人也看得起心理谘询,让想要成为心理咨询师的人也有路径成为一个合格的心理咨询师。


我想对我未来的来访说,过去我的教育让我有机会学习到东方与西方哲学,我希望在我们的谈话中,可以协助你看见自己是如何被社会文化所影响,也希望在我们的沟通努力下,可以帮助你更加认识、接受自己。


* 成年初显期 (emerging adulthood) 是 Arnett 于 2000 年首次提出的成长阶段,用以说明美国18-29 岁上下,已经不是青少年,又未达到成人的阶段。




26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